ichuan.net

自信打不死的心态活到老

使用Endomondo追踪行程

住的地方离公司有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我现在每天都是步行来回。突然对我的步行速度和距离感了兴趣,于是今天起用 Endomondo 来追踪行程。

使用中截图: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最终,从我住处楼下到公司楼下,距离是 2.04 公里,每天走过去花 24 分钟,平均速度 5.11公里/小时。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日记@2011/10/2

国庆大家都回家了,我也要回,买的3号下午的火车票。

这两天跟小虎寄宿在徐东那里。昨天下午一起去了玉渊潭公园溜达,第一次去收费公园。在那里看到了:比徐东还能忽悠的假画商人;在印度飞饼摊前徘徊却眼睛盯着旁边牙签肉小摊的和尚;公园长椅上盘腿而坐的淑女;“严禁游泳钓鱼”牌子下面穿着裤衩刚从湖里爬出来的老汉;两人一组来回巡逻的人民警察;笑容满面款款走来又渐渐远去的美女;骑着山地自行车从桥上驶下经过我们身旁的女孩;大片贴在墙上宣传和谐社会幸福史的壁画。

观察了一番,我发现公园里要么是一家三口,要么是情侣,要么是老人,像我们这样三个男人一起的很少见,顿时深受打击。他俩还好,已经上车了,可我车票还没买到。

中午吃饭时讨论到大饥荒,徐东跟我们推荐他在读的书:《夹边沟记事》。听了他俩的讨论,我在想,中国以后还会不会再出现这种事?

晚上坐了好久公交才到了徐东住处。我们去超市买了玉米渣子和两个红薯,回去后我施展手艺给我们做了玉米红薯粥吃。味道非常不错。

因为无聊,我打开了CF玩。徐东被枪声吸引,背着手踱步过来我身边,观察了一番,忽然像找到失散多年的兄弟般跳了起来:哇靠,这啥游戏啊?咋这么好玩?我告诉他,这是腾讯的穿越火线,是我之前一直让他玩而他总不屑一顾的游戏。徐东二话没说,竞走到一台电脑跟前坐下,打开qq跟我要安装包。据徐东说他每天最晚都是12点前睡的,可昨晚因为这游戏,我们玩到3点才睡。我很欣慰,以后多了个战友了。

最近天冷了,后知后觉的我还是穿着凉鞋衬衫。后来被徐东提醒要注意个人形象,我就留神观察了一路。最后发现大街上竟然没人穿凉鞋了,唯独我在穿。徐东教训了我:冷暖你不知,好坏也不分么?结果那晚在客厅里跟他们玩游戏,脚越来越冷,最后冷得令人发脚了都。这时我才意识到,美好的夏天已经过去,严冬就要来了。

晚上睡觉没地睡,小虎睡在了地上,我去隔壁会议室睡。把会议桌推到墙角,上面铺了个垫子。可还是感觉冷,于是研究了下空调,发现有制热功能。于是调到30度,立马暖风就出来了。那晚我把桌子放在空调出风口下面,在上面美美地睡到了早上,梦里都是在春天的田野里,暖风习习。

今早起来都是中午了。小虎提议吃火锅,我提议买菜回来自己弄。于是三人去了超市,买了119块钱的菜回来做。当然还是我择菜洗菜了。徐东饥肠辘辘,他提议水开后立马放泡面进去吃,被我严厉制止了。火锅ok了后小虎打开电脑上的《国产凌凌漆》,我们一边观摩一边吃。最后电影结束时我们刚好吃完。这次吃火锅,我的食量让他俩叹为观止,自惭形秽。不过我有个弱点,就是不能喝白酒。他俩买了瓶二锅头,喝得不亦乐乎。

围坐在电饭煲前,我告诉徐东,冬天来了后,你去超市买10块钱排骨,让服务员切好;再买根白萝卜,一块生姜。回来白萝卜切片,跟排骨一起熬汤,再放几片生姜,熬上一个小时,那味道,啧啧。小虎听后两眼发光,对着电饭煲喃喃地说,不错啊。我趁热打铁,简直超值啊,我那个电饭煲,就差不能洗衣服和炒菜了,啥都能干。就京东那个89块美的牌的,买了绝对超值。看来小虎也要买电饭煲了,我很欣慰。

小虎和徐东国庆都不回家,计划明天一早去天津玩。据我多年经验总结,我断定他们的出行计划必定会泡汤,这7天长假一定会宅在家里,而且是小虎每天看电影,徐东每天玩CF。走着看。

来这个小区一年了,楼下的小胖待我不薄,每次我去买5个馅饼他就给我6个,我买6个他就给我7个,总是多送我一个。回家后我要拿点特产来送他。

明天就要回家了,回家后要见很多人。在北京见到过很多老头老太太,看到他们我就想起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想到这我就不再浮躁。只是我现在还是个穷光蛋,还呆在遥远的北京。不能孝敬到他们我很愧疚。

家里跟北京是两个世界,我在家和在北京会是不同的人。回家后面对的都是一个个可爱的人,我也没有任何戒备了,我会恢复原本的傻样子;在北京真像是在另个世界,到处充斥着说不出的冷漠和无情。

回家就不带电脑了,因为带了也没用。我绝不会在家还会有写代码的欲望。

就这样。

日记@2011/9/22

从山东回来后我右边的牙齿就发炎了,加上上火,右边脸肿了起来,右眼也被挤压得很疼。没法长时间对着显示器了,唯一能减轻疼痛的方法就是闭眼睡觉。这个病根源自几年前在家里的一次补牙,每逢春暖花开或寒冬将至就会发作,而我总执意不去医院,每次都熬过去。

泰山之行的一个收获就是小虎给我拍的几张照片。我已经很久没被拍过了,上次一同事收集每个人近期生活照时,我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张大学时期在太阳岛的照片。因为小虎那几张照片在我看来拍得不错,于是就想跟那同事说看能不能更新下我的照片。在公司AM上找了半天,发现那同事账号竟然蒸发了。再去邮件里寻觅,发现每日由她发的新闻邮件换成了另一同事发。没错,那同事大概离开了。我忽然觉得很恐怖,在你身边工作的人,忽然某天就不见了,也没有邮件通知,悄无声息地。之前另一同事也离职了,我是过了大半年才知道的。想起年后公司总结会上的他侃侃而谈,忽然某天才发现他已不在了。

我有些内疚,因为自己总心高气傲,之前那同事收集相片时我还是一直拖着,直到她过来问我要了我才去找照片给她。之前在绿盟做开发,总是跟测试作对,后来一测试突然离职了,走之前发了封感人的邮件,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幼稚。要善待身边的亲友和同事。人与人能相遇并在一起做事就是一种缘分,生命很短暂(尤其是搞IT的),一定得让每分每秒过得不后悔。

来北京两年零两个月了,之前想写个毕业两年总结,一直未动手。现在也不打算写了,以后路还很长,没必要停下来自我表彰和自暴自弃。就像家驹歌里唱的,“只有顽强,明日路纵会更彷徨。倦怠惯了再没感觉,别再惋惜计较什么”。

阿东qq问我我们生活里缺了什么?我回答缺钱和女朋友。他说都不是,缺品味。阿东说我们现在穿的,跟乞丐没啥分别。我看看自己穿的凉鞋、短裤和短袖,大惑不解。他说就算穷也要穿得有品位。于是我们准备周六去动物园买衣服。

我总是后知后觉的,昨天才买了《黑客与画家》。这两天眼疼看不了屏幕,正好下班后关机看书。

日记@2011/9/16

晚上下班时小G喊我们去吃饭,说是ic请客,于是欣然往之。

海啸有个新玩具,一个万能遥控器。他用那玩意把楼下的大屏幕电视关了,后来在公交上试图关闭人家的车载广告电视,未遂。上地铁后试图关闭地铁上的电视,未果。不过据说后来他成功了,在回回龙观的路上,“黑”掉了一路的电视。

到了人大附近,ic有事来不了了,然后小G请客,大家尽兴地吃了一顿。吃完下楼时遇到ic,ic请大家去喝酒。

于是我第一次来到了酒吧。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有吉他弹唱的声音。上了二楼,坐定后,ic要了一打百威啤酒。第一次喝这么高级的啤酒,只见那外壳上印着"Imported from México";入口醇厚,绝无平日啤酒的酸苦味。所以我没客气,喝了三瓶。我们总共八个人。

也许真是酒后才能吐真言,大家聊了很多,我很受触动,也了解了很多之前不知道的事。现在觉得之前失去的信心又回来了。应该多沟通,杜绝信息不对称造成的隔阂。

从酒吧出来都晚上十一点了,天下着蒙蒙细雨,路边有昏黄的路灯。ic说恍惚都觉得我们不是在北京,而是在江南了。

之前持续好几个月的一个项目结了,老杨给包括我在内的四个人放了三天假,加上明后周末是五天。我们决定去泰山玩,明天中午的火车。

下周见。

日记@2011/9/12

今天去了南二环,阿东那里。

早上还在被窝时就收到阿东的短信,喊我过去吃饭。想到老宅在家也不是个事,于是就出门了。身上穿的短袖是昨天刚洗的,立白洗衣粉的玉兰清香让我很陶醉。

我是坐公交去的,中间在公主坟要倒一次车。在公主坟下了车我才发现自己的裤子好脏。好难堪,但也只能继续走了。在公主坟南等运通102的半个小时里,有两个人问过我路,我当然不知道啦。我想,这地方叫“公主坟”,到底是哪个公主被埋在这儿了?

上了运通102路公交,发现离目的地还有令人发指的10+站,只好安心站着了。忽然间手指被碰了一下,我一回头发现一个长相可疑的小伙。不晓得他是不是小偷,反正我用严厉的目光照射了他很久,他始终没再有所动作。过了北京西站,忽然看到路牌上写着“菜市口”三字。莫非这地方就是以前行刑的地方?

下了车,发现来到了个冷清的地方。阿东过来接我,我们去了他以前说的“出租车司机饭店”吃饭。据他之前描述,那是个专门给出租车司机开设的露天饭馆,只要花13块钱就可以得到一大盆吃的,有肉有菜有米饭。今日得以亲见,果然不错。远远就看到门口停满了蛋黄色外壳的出租车,甚至还有个穿白大褂的人专门在指挥停车。我们混了进去,看到都是的哥在吃饭。打菜的师傅喊我作“兄弟”:“兄弟吃啥?菜还是面条?”,“兄弟要啥,米饭还是烙饼?”。真是13块一位,一个套餐,两荤两素,面汤随便喝。总的来说比公司楼下食堂的套餐好吃。

去了阿东住处。先观摩了一下传说中的iMac和Magic Mouse,然后开始看《源代码》电影。看完后经阿东开导,了解了平行宇宙的知识。我不理解的是,既然是平行的世界,就不应该有交集,那电影里的穿越是怎么回事?平行宇宙还真的可能存在,我就经常发现自己正在经历的事好像很久以前就发生过。晚上还看了星爷的《整蛊专家》,笑翻了。

跟阿东做了场头脑风暴,自己积累的很多点子和想法又一个个被否定了,挺好。被开导了一番,我又涨了不少经验值。

晚上去了对面的马兰拉面吃面。要了碟6块的凉菜,服务员给了我们双份的菜量,因为今天是中秋节。想起中秋CCTV好像会有晚会。出来后发现河边有人在放孔明灯,那灯居然真的升空了,飞到远处去了。

坐公交回来了。走过小区时忽然发现路边蹲着只小黑猫,黑色和草丛的阴影太相近,我差点没发现它。我退回去看它,它也抬起头来看我。捏了捏书包,想起早晨带出来的四个蛋黄派已经被我吃光了,只好对不起不能给它吃的了。不知为什么看到那只小黑猫我好像看到我自己。回来的路上我记了个备忘,下次去法宝时要买猫粮,以后保证就跟卫生纸一样,书包里要常备猫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