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huan.net

自信打不死的心态活到老

日志@2012/01/11

2012 新年来了,但我最近过的并不顺畅。今天反思了下自己最近的行为,得到了一些教训和指点。

昨日看的一篇帖子中有一句话:

Life is a zero-sum game

翻译过来就是:人生是个零和游戏。这句话给我两点启示:

  1. 现在吃苦,以后自然会吃到甜头;有所付出,才能有所收获。怨天尤人地原地踏步,到头来只能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2. 我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而人类的知识是无穷的。要把时间花在有意义的事情上,少在无聊的事情上浪费精力。对我来说,有意义的事情大概是指自己感兴趣的

今年内我对自己的要求是:

  1. 少一些对生活的抱怨,多一些踏实生活的态度
  2. 为了以后,开始健身
  3. 严谨、认真地对待技术,要有究根刨底的精神

最后一点其实在 2010 年 4 月 berg 就对我提过了,当时并没当回事。

小 G 以前也说过,现在还不是收获的季节。是啊,我才 26 周岁,离无所希冀的老年还很遥远。人生虽然不完美,但留点希望总是好事。

我的 2012 年才刚刚开始。

2011年总结

现在越来越写不了长文了,就简单总结下我即将过去的 2011 年。

工作方面

知道创宇呆了近 15 个月了,这是我人生第二份工作。我还记得那次在回龙观,中午大家一起吃饭,找了一个饭馆围了一桌,大家在笑声中一个一个给我介绍自己,我紧张地拿手机记着一个又一个名号。老董最后自我介绍的,最后也是他结帐的。

进公司不久后就被老杨的个人魅力折服。当时记录的从老杨那里我学到了:1. 管理自己的时间 2. 改掉生活中不良习惯。公司里每个人都有亮点,跟他们共事让我成长很快。

一年前的今天,我初学 python,刚会对照着文档写 django 代码,还在用 php 写 MyPDC 网站;现在呢,早已由 phper 转成了重度 pythoner。

生活方面

今年公司组织了一次南戴河游玩,我得以第一次看到了大海。这里有记录。

有几次失信于别人,很内疚。

学会了游泳,隔了几个月又忘记了。

关于人生目标和理想,我现在的想法是:

在谋生问题没解决之前,不要谈任何追求兴趣和理想。
今生的终极目标是:用一生时间去把自己的价值做到最大化

关于爱情,还是今年 4 月份那次的想法

我估计以后某天可能会与那个她相遇,这只是时间问题。她还没出现是因为现在的我还不在最好的状态,我也不愿意以现在这个样子和身份去见人家。所以我不会再抱怨孤单。在那个时刻来临之前,我一定得勤加锻炼,积累资本,提升自己的价值。想起一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倘若真要孤单一辈子,我也不会畏惧。

养成的一个习惯是周末的时候和单身宅男小分队的徐东和晓明一起吃饭、瞎侃。

买过 bambook 看书,后来荒废了。

无论如何,现在还觉得自己是个打不死的小强。

个人项目方面

开源了 MyPDC;写了个 djblog 博客程序和 911.im 短网址程序;写了个 todolist 应用:jihua.in

2011 大事记

有几个觉得比较大的事:

  1. 出差。今年出差了两次,工作生涯的前两次。感觉出差比平时工作还累。
  2. 买了 vps 写博客。不仅下了决心坚持写博,还对着钱包做了两次艰难的决定。
  3. 相亲。第一次相亲了,见面前心跳个不停,瞬间让我回想起了两年前在绿盟的哈尔滨办事处面试的情形,那时也是这种心跳。相亲就像面试一样,不是么?

明年计划

今年初我列了不少计划,但大都未实现。计划赶不上变化,不过还是可以一列的。明年的计划现在有两个:

  1. 和老马去西藏旅行。
  2. 买自行车,骑车锻炼身体。

杀手和北漂人

前段时间温习了《这个杀手不太冷》,只看到里昂从警察局救出玛蒂娜就停了,没继续往下看。有些感慨。

片中玛蒂娜问里昂为何他喜欢与那盆植物作伴,里昂端起植物,笑着说,你看它也没有根,跟我一样。年少时只身来到这陌生的城市,做了杀手。工作时冷酷无情,回家后恢复常人的生活。一个人吃饭、睡觉、看电影。我忽然觉得这杀手跟我们这些北漂的有些类似,都在不属于自己的城市,每天孤独惯了,毫无归属感。

最近比较浮躁,大脑负载很低,很多时候都在空转。晚上也很少12点以后睡觉了,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更不知为何心情不大好。或许都是这阴霾天气在作怪吧。

日志@2011/11/19

前段时间把自己的 bambook 卖了。因为很少用它看书了,而且自从试用过 kindle 后,就对 bambook 的速度很失望。以前我的观点是,有需要看的书,先去网上搜刮电子版,放到 bambook 上看;没有电子版的话,如果那书不错,我再买纸质版。阅读器只适合看小说之类从头至尾翻完的书,对《facebook效应》或字典之类需要经常前后翻的书,还是纸质的好点。而我现在的观点是,我需要建个自己的书柜,我有收藏书的需求。这一点也促成了我卖掉 bambook。不过要有书柜,最好先有自己的房子,这点就让人无奈了。我现在越来越强烈地想有个属于自己的房子。

前几天去了几次理工大学。一次是有个学生买我的 bambook,我拿过去给他;还有次是我和徐东、小明去那里配眼镜,顺便晃悠了一个下午。现在想想有点后悔,以前上大学时完全没珍惜大学环境和自己的时间,只是随大流。那时一年的住宿费才 700,食堂一盘菜才 7 毛钱。理工大学里美女很多,我忽然想到个猥琐的问题:那些年纪大的老人,会不会喜欢一个年轻女孩子呢?我用类比的方法看此问题:像我这样年纪的人会不会喜欢一个上幼儿园或小学的小女孩呢?然后自然知道了答案。

喜欢上了吃红薯。前日去法宝买了几只大红薯,当晚洗净放入电饭煲的蒸屉里,蒸。期间几番用筷子试探是否熟透。最后把蒸出来的红薯放入碗里,我拿筷子吃了干净。蒸红薯又烫又甜,非常好吃。昨晚如法炮制,又美餐一顿。今日将红薯切块,跟小米一起煮。做出来的小米红薯粥非常好吃。有些记忆就想起来了。小时候去地里挖红薯,密密麻麻绿色的叶子覆盖着大地,绿叶下面是土壤,土壤里埋藏着壮硕的红薯。在别人收获过的田地里,我和伙伴进行地毯式搜刮,又会找到很多漏网之薯。

说到吃,又想到小时候跟伙伴抓知了烧了吃。拿铁丝围个圈,套上个塑料袋,系在一个竹竿的一头,就做成了个知了捕捉器。我们走上去田间的路,爬上低矮的柿子树,悄悄地把网移到凝神的知了头顶,大力扣下,捉了一只又一只知了。这种知了用火钳夹着,放燃着的煤球上烧就可以。烧熟后拔掉头和屁股,胸部的肉又香又劲道。晚上我们头戴矿灯,去树林里捉知了蛹。灯往树上一照,幸运的话会看到一只努力往上爬的知了蛹。回家后,把捉的蛹放碗里用盐水泡着,等次日早上大人们把饭做完后,烧点油,把知了蛹油炸了去。油炸的蛹全身都是肉,富含蛋白质,非常好吃。

小时候还有个吃的,那就是蚂蚱。不知是哪天,有人告诉我们说蚂蚱烧了也可以吃,跟知了肉差不多。我起初不信,后来尝了别人烧的蚂蚱,就果断投身到前仆后继的捉蚂蚱大军中。下雨的时候,会有另一种可吃的生物,我们叫它做“夹子”。夹子只会在刚开始下雨时出现。由于先天性原因,夹子会飞行,但是只会低空飞行。一下雨,我们就在村子里奔跑着,用棍子或者手掌把那些夹子打下来,放入塑料袋或者玻璃瓶中。夹子有跟螃蟹一样的钳子,稍不注意就会被它夹破手指,流血不止。不过这也无法阻挡我们要捉它烧来吃的决心,哈哈。我至今不知道这是哪种昆虫。

很奇怪,最近食量很大。我屯了不少饼干在公司,以便早晨或中午吃完饭再吃。有时纠结晚上是吃 A 还是吃 B 呢时,我最终都会决定先吃 A 然后吃 B。前几天公司体检,好像超重了 4 公斤。我从来不认为体重是个要考虑的问题。但是徐东却不这么认为。他最近在节食减肥,有好几次晚上 11 点饿得眼冒金星,爬下床找东西吃,最后只能煮粥吃。

很惭愧的一点是,最近完全没状态。我以前自称是个 passion-driven coding engine,现在也认为,“激情”是我工作学习和生活的动力来源。但是当激情消失时,我拿什么来对待工作和生活?当工作和梦想不再有交集,当生活越来越看不到曙光,我如何安排自己下一步的人生?最近思考了很多人生的问题,暂时还是处于消极状态。

最近听了不少歌,按 iTunes 里我的评级,推荐欣赏的是:陶喆的《鬼》、《就是爱你》、《小镇姑娘》;周杰伦的《忍者》、《爱在西元前》、《花海》、《蒲公英的约定》、《她的睫毛》;beyond 的《原谅我今天》、《遥远的Paradise》、《活着便精彩》、《和平与爱》、《怀念您》;Eminem 的《without me》;梁静茹的《昨天》;林依晨的《孤单北半球》;莫文蔚的《打起手鼓唱起歌》;五月天和陈绮贞的《私奔到月球》;许巍的《旅行》;刘若英的《分开旅行》;任贤齐的《伤心太平洋》。我说的欣赏的意思是,音量开足,用个好耳机去听。

最近因为烦躁无聊,花了不少时间看电影。推荐看的有:《狼犬丹尼》,《十三》,《极速复仇》,《窃听风云2》,《惊变28周》、《食人鱼3D》、《X战警~第一战》。看完《十三》后,我才认识到还是安安稳稳挣钱比较妥当。影片里处处散发出来的不安和恐惧让我很共鸣。最近我觉得自己像只鬼,失魂落魄地在北京飘来飘去。《惊变28周》大学时就看过了,主要是温习它的音乐。《食人鱼3D》是看美女的,我截了些未删减版的图发给徐东,他立马也开始看这个电影。

先这样吧。

无题

料得年年断肠处,十一月,十一日。

关于“缓冲”这个词。一般我们从高处跳下,为了防止跌伤,要在脚着地后弯曲腿部,是以“缓冲”;汽车的气囊和山地自行车的减震装置,也是避免因撞击速度太剧烈而造成的人反应不过来,亦是“缓冲”。现在我发现“缓冲”都是用来缓解大数据量的情况,对吧?但是令我费解的是,在线视频网站,因为网络问题视频不能立即播放,它们给出的信息是“缓冲中”。这不是数据量太多我们无法承受的情况,却是数据量太少,需要一点一点积累的。

关于“欲望”。我的一个“欲望”是买房。有了自己的房子多好啊,可以随意走动,自己做饭,可以高声说话,可以裸睡——仿佛拥有了自己疆土的国王一般。我常常想,要是有钱买个房子就好了,那我就别无所求了。后来夜深人静时,我细听着窗外低低的风声,想到,外面可是数不清的高楼大厦和里面数不清的人们啊!为何人们有了房子却没有天天庆贺,而这般沉寂?每天,我会看到无数张脸,大部分都是毫无生机的。即便拥有了房子,人们依旧会有新的欲望。人类的欲望是无穷尽的。

关于“自律”。自律的人会工作、生活地更有节奏和效率。我常常对自己说:“你自律些吧!”于是接下来几天每晚不开电脑,只看书学习;早晨也提前两个小时起床晨读;每日笔直地走路,快速地思考,效率果然高了不少,仿佛脑瓜也灵活了很多。但过几日,我就忍不住抛弃了书本,欣然享受起生活来,知识面好像又逐渐变窄了些。以前,我把自己的这种情况归结为自己非慧根,粗人一个。现在我认为,一个人不可能时刻保持自律,也即一个人不能时刻都做个好孩子。想到这点,我仿佛看到了在角落里偷偷翻看黄书的毛主席。

我常常对身边的事物产生莫名的时空感。拿现在手边的这个空瓶子来说吧。“香菇酱”,这瓶子以前是装香菇酱的,我是从家里带过来的。我妈亲手炒了辣椒酱,装在了这个不用的空瓶子中,瓶子被放在我书包里,在今年国庆后随我辗转1000多公里,来到了京城西三环一个小区21层的房间里。这瓶子是北纬33度的河南西峡县产的,香菇估计也是那里产的吧。香菇在生长期间,或许有某只虫子曾爬过它,那虫子绝不能想到,未来它脚下这只香菇将会被做成酱,最终被我家吃掉。香菇在成熟后,不知有多少双手曾摸过它。它被一双双手传递着,最终被投进机器,清洗,晒干,切块,和辣椒水、黄豆混在一起,被撒上食盐和味精,搅拌,装瓶,密封,运到我家那边的超市。

有人曾这样形容两个人相遇的珍贵:“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在我看来,这话简直是狗屎。我和香菇君的相遇有这么不可思议么?不是的。吃不到这只香菇,我自然会从万千香菇中随意拿一只来吃,这也是符合上面这句话的。其实,任何两人相遇,都可称之为“来之不易”;但若这么说,“来之不易”这个词就失去了它的意义。所以两人相遇了就是相遇了,假若没遇到你,我最终还是会和另一人白头偕老的。这并不残酷,这就是人生。

今天公司一个会议上,说到沟通,某人说,“现在公司里,你知道某人技术牛逼,某人又喜欢说话,某人又爱沉默不语,除此以外你还知道什么呢?没了”。没错,我发现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除非你跟某人是死党,或者闺蜜,或者亲人,否则看到的只是他(她)的一个片面形象,你永远无法真正搞透一个人,只能凭借每天他(她)表现出来的新鲜行为一点点拼凑你心中的拼图。而要完成这个拼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每天上班路上,我会看到好多人,男女老幼,高瘦胖矮,聋哑病残。挺直身板,西装皮鞋,嗯,这可能是个中介,或许家里还有个生病的老婆;浓妆艳抹,皮鞋大衣,这可能是个贵妇,亦可能是二奶;穿校服的马尾萝莉,这必然是中学生——不知她现在是喜欢周杰伦还是陶喆,抑或是热狗;灰白头发,步履蹒跚,却穿着干净崭新的外衣。这老头一定是北京人,不知卖了几套房子了,赚的钱该够这辈子花了吧;什么也没穿,蹦蹦跳跳,一步三回头,还有只尾巴!——这是只宠物狗。

我为什么喜欢看照片呢?就是因为它记录了在定格的那刹那的世界。我可以津津有味地分析照片上某个人,某个物,推测他们的过往和将来。我认为上帝给人最好的礼物就是好奇心。

生命中会遇到很多烦人的事情,有的都让人觉得无休无止。可是若把它放到整个生命中来看,就觉得很短暂了。据统计,中国人平均寿命是 74 岁左右,而我现在已经用掉了 26 年。一想到这点我就心慌。有首歌让我很共鸣:

这里的空气很新鲜
这里的小吃很特别
这里的latte不像水
这里的夜景很有感觉
在一万英尺的天边
在有港口view的房间
在讨价还价的商店
在凌晨喧闹的三四点
可是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我们有多少时间能浪费

在这光棍节的晚上,只有暖气片里咕咕的流水声与我作伴。在生命剩余的 48 年里,老天可否赐我一个女友,让我早点结束黑暗的生活?